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849阅读
  • 3回复

试论起承转合规律在诗歌中的运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2-06-05

       论起承转合规律在诗歌试中的运用
                ——明珠
        说明:这篇论文是我大姐在1988年时给杂志写的一篇文章,我今年搬新居时,在清理我的书柜时才发现还它
仍然在我的书柜里,于是,借《巫族人论坛》转发这篇文章,供爱好古诗词的宗亲们参考。
      关键词:起承转合  诗歌  运用
引 言

    古老而文明的中华民族,古代文学成就辉煌,其中,诗歌的成就最高。先秦到近代这悠长的岁月,诗歌款式随着汉语词汇的发展变化而变化,由三言、四言而五言、七言,由古体律体而长短句,诗歌体裁呈现许多样式。变化尽管多端,而它的运转实际有一种规律存在,其表现,总离不开这一规律,这规律即起承转合的规律。起承转合规律,是对诗歌进行高度概括,是把捉住它的脉络,从纲上掌握它,以供借鉴。这个问题,前人虽有论及,但都比较零星,比较散见,没有专文论述,且见仁见智,没有趋于一致。本人经过反复对比和思考,对这一问题,由朦胧逐渐清明,进而加以肯定,在此,愿与诗歌爱好者共同探讨。
起承转合是一种规律,也是诗歌的规律

    提到规律,大家都会明白,是指一种普遍存在而又必须遵循的总法则。诗歌是语言的艺术,而且是高度精炼的艺术,艺术是多姿多彩的,诗歌自然不例外。“把千姿百态的艺术钠入某种规律,是否合适?”有人也许会这样问。其实,这仅是事物的一个方面,即表象的一面,而内在的,使终如一的,则另有一种比表现艺术更深刻得多的东西存在,那就是起承转合这个规律。
    诗歌,无论是什么体,小自小令、绝句,大至百韵长篇,都和散文一样,离不开起承转合,这是诗歌结构章法方面常用的程式,也是诗歌在写法上的规律之一。诗篇中的“起”是指开端,“承”是承接上文加以申述,“转”是转折,“合”是全文结束。这不仅是文章的做法,也是诗歌的做法,诗歌的变化,离不开起承转合四个步骤。当然,具体到各种体裁又有其特点。例如绝句四句,起承转合各占一句,第三句最关键,只有第三句精彩,整首绝句才会显得波澜起伏,这不是出于作者的有意做作,而是表达强烈的思想感情和反映社会生活的矛盾造成的。第四句如能发挥点睛作用,这样的绝句就会生色。又如律诗八句,首联“起承”,末联“转合”中间二联一般是“承”的延续或发展。长篇的古风、排律、叙事诗也都如此。排律一般是用横生枝节的办法来扩大中间,长篇叙事诗,古风则是若干个起承转合的片断穿插。当然这是指一般现象,具体运用时,是会有所灵活变化的,不可拘泥。
    又如写文章,象曹雪芹的《红楼梦》。是世界文学名著,也是古代有名的大块文章,但它也离不开起承转合的运转。西方的四幕话剧,第一幕是序,第二幕展开,第三幕高潮,第四幕故事结尾。常常是数十万言,也不外乎起承转合的运用。凡要做一见事,要写一篇文章,都必须先有思想上的起动,有了这种起动,然后才逐步进入设想阶段,在设想阶段,思路逐渐清晰,对于这桩事的办理程序,或所要写的文章,才有个大致的设想规模和作法上的打算,俗称思想准备,有了这种思想准备和打算,对于这件事的办理,这篇文章的构想,就会产生大致的安排,有了这样的打算和安排,才能动手去做,这是众所周知的常识。这桩事,这篇文章的起始阶段、孕育阶段、发展阶段、形成阶段都完了,于是,这件事情办好了,这篇文章写完了,这过程也就结束了。办事叫订计划,写文章叫文章结构,事有大小繁简之分,文章有长短之别,其道理都是一样的,贯穿始终的是一根红线,这红线就是作者的思路,循着思路,文章一层层推进,直至完成,当中不是一式平直的,它有几个节奏,即是起承转合。散文要按起承转合的规律叙述,诗歌同样要按起承转合的法则写作,只不过诗歌的文字更精炼,技巧更高妙而已。
    起承转合规律在诗歌中的运用,犹如耍杂技,杂技演员运用力学原理,把呆板的垂直重力变为轻巧的艺术,让人看着了惊叹不已,观者于欣赏艺术之余,竟然会忘却力学原理的运用。其实,杂技演员如不严格地按力学规律去办,是无法演出的。诗也如此,聪明的诗人,不但让读者从精美的诗篇中受到熏陶、感染,得到起发,从而也得到艺术美的享受,当人们沉浸于诗人名篇中的时候,又怎会想到它也是逃不脱起承转合这个规律的驾驭的呢?
    起承转合是事物形成的规律,是作文章所必具的原理。诗歌也不例外。但由于诗歌是语言精炼的艺术,其形式、格局、构思、词彩,瑰丽万端、丰富多变,使人眼花缭乱,忘记或忽略了它的内在规律而已。又如建高楼,人们赞赏高楼的伟直,惊叹其高难,而忽视他们是按严格的设计施工方案建成的,高楼的建成,离不开科学,离不开遵循其建筑规律去进行。因此,任何事情都是有规律的。写文章、作诗也一样。如果我们只顾欣赏作者美妙的篇章,以为诗人只是在字上、句上用功夫,而不须遵守严格的规律,那就是错觉。高明的诗人,不但能让读者从精美的诗篇中享受到思想上、色彩上的营养,而且让读者随着诗歌的起承转合而上下翱翔。
诗歌起承转合的各方面及其表现形式

    上面讲到,起承转合是诗歌组织的内在规律。现在试对它进行一些解剖。
        白日依山尽,
        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
        更上一层楼。
                ——王之涣《登鹳雀楼》
    这首小诗,人们都很熟悉,仅有四句二十字,但它具备了起承转合四个步骤。“白日依山尽”是起,“黄河入海流”是承,“欲穷千里目”是转,“更上一层楼”是结(合)。这同类型的如杜甫的《八阵图》,孟浩然的《春晓》。《八阵图》说:
        功盖三分国,(起)
        名成八阵图。(承)
        江流石不转,(转)
        遗恨失吞吴。(合)
《春晓》说:
        春眠不觉晓,(起)
        处处闻啼鸟。(承)
        夜来风雨声,(转)
        花落知多少。(合)
这样的诗歌很多,不一一例举。再看七绝。
        故人西辞黄鹤楼,(起)
        烟花三月下扬州。(承)
        孤帆远影碧空尽,(转)
                         惟见长江天际流。(合)  
                  ——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第一句当然是起,直叙。“辞黄鹤楼”去哪儿呢?紧接着作答:“下扬州”。这诗的主题是送别,前二句一起一承,讲了所送的人,第三句,笔调一转到作者自己,转到写作者的感受上去,这时,作者望断远去的孤帆,心绪是不平静的。第四句,抒发友人离去后,他的惆怅情怀,而又没有直接说出来。但是,读完诗篇,好象被带到黄鹤楼上。仿佛看到那一望无际的江水,并不自觉地感受到诗句的感染,这就是所谓轻轻一转,力重千钧,在这首诗中就能领会到。再看李白的一首七绝《赠汪伦》。
        李白乘舟将欲行,(直起)
        忽闻岸上踏歌声。(顺承)
        桃花潭水深千尺,(推开一层转)
        不及汪伦送我情。(点题作结)
上述同类型的诗是很多的。总之,绝句四句,起承转合各占一句,所有的绝句都是如上述例子一样的分析,一句一层,很紧凑,只须稍稍一点,便明白如画。律诗怎样分析呢?请读下诗:
        今夜鄜州月,
        闺中只独看。
        遥怜小儿女,
        未解忆长安。
        香雾云鬟湿,
        清辉玉臂寒。
        何时倚虚幌,
        双照泪痕干。
                 ——杜甫《月夜》
本诗实际是望月怀远,当时,作者身陷长安,在长安由望月而想念家人。第一句直起些“鄜州月”,第二句以“独看”承,这是首联。颔联“遥怜”、“未解”是设想孩子还幼小,不懂得思念远在他乡的父亲,颈联也是这样,想象月夜中妻子的情况,都是承的扩展,可看作续承。尾联首句为转,转到对于未来的企望上,并接着以美好的团圆理想作结语。
    五律八句,当中颔、颈二联实际都属于承的范围,如果把这两句抽去,只留首尾,全诗格局、意义无多大变化。由此可见,这中间二联是个大口袋,千余年来,诗人们苦心地经营,无非是在这两联上下功夫,但这两联,实际是一种装饰、一种渲染而已。七律也如此。请看下例:
        岁暮阴阳催短景,
        天涯霜雪霁寒霄。
        五更鼓角声悲壮,
        三峡星河影动摇。
        野哭几家闻战伐?
        夷歌数处起渔樵,
        卧龙跃马终黄土,
        人事音书浸寂寥。
               ——杜甫《阁夜》
这首七律,首句写时,兴起,对句写地,兴承入题。颔联承第二句展开,出句写闻,对句写见。颈联细写闻哭、闻歌,进而产生连想。尾联出句借吊古转折,末句自我宽解作结。
    综观全诗,首尾两联就具备了起承转合,颔、颈二联仅仅是铺叙,用所闻、所见、所思、所慕来进一步描写“寒霄”的种种情景,实际是第二句的延续、扩展。当然,无中间二联,就不成律诗,但假设把中间二联延写成若干联,而无转合,也会没完没了,不成一首完整的诗,所以说,当中部分的弹性是很大的,可长可短,而转与合,则万万少不得。又假如把颔、颈二联删去,却仍然象一首完整的诗,并无损原意,原意就是首尾两联具备了起承转合的缘故,中间二联起的是陪衬作用。
排律是律诗的扩充,它的结构形式一如律诗,也具备起承转合,只是其中“承”的部分特别发达、句子特别多而已。其实,如果取除其中加长的“承”的部分,全诗的立足点、基调、格局都不会起变化,这道理与律诗相同,就不多说了。举五排一例如下:
        鸟有偿冤者,
        终年抱寸诚。
        口衔山石细,
        心望海波平。
        渺渺功难见,
        区区命已轻。
        人皆讥造次,
        我独赏专精。
        岂计休无日?
        惟应尽此生。
        何惭刺客传,
        不著报仇名?
           ——韩愈《学诸进士作精卫衔填海》
这诗,“鸟有偿冤者”是起,“终年抱寸诚”是承,“从口衔山石细”到“惟应尽此生”是续承,“何时刺客传”是转,“不著报仇名”是合。可以明显看出,首尾两联的四句,既具备了起承转合,当中的四联是用横生枝节的办法来延续承的部分,其格式,与五律相似,不一一作分析了。
    以上讲的都是律体。至于古体,是否如此呢?答案仍然是肯定的,只不过,表现多样一些而已。看这首五言古诗:
        花间一壶酒,
        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
        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
        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
        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
        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
        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
        相期邈云汉。
           ——李白《月下独酌》
这首诗,略看是三段,其实仍为四段。第一句“花间一壶酒”平平叙起,引出“独酌无相亲”紧承。并进一步展开,对影邀月,共同欢乐,写得很热闹,其实都是属续承,接着笔调一转,用“永结无情游”来转折,表达出一种郁郁失望的感情,最后以“相期邈云汉”悠然结束。这诗和以上的五律,五排为同一格式。
    五古如此,七古怎样,且看李白的长篇七言古体诗:
        噫吁戏,
        危乎高哉!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蚕丛及鱼凫,
        开国何茫然!
        尔来四万八千岁,
        不与秦塞通人烟。
        西当太白有鸟道,
        可以横绝峨嵋巅。
        地崩山摧状士死,
        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
        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黄鹤之飞尚不得过,
        猿猱欲度愁攀缘。
        青泥何盘盘,
        百步九折萦岩峦。
        扪参历井仰胁息,
        以手抚膺坐长叹。
        问君西游何时还,
        畏途巉岩不可攀。
        但见悲尿号古木,
        雄飞雌从绕林间。
        又闻子规啼夜月,
        愁空山,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使人听此凋朱颜。
        连峰去天不盈尺,
        枯松倒挂倚绝壁。
        飞湍瀑流争喧豗,
        冰崖转石万壑雷。
        其险也若此,
        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剑阁峥嵘而崔嵬,
        一夫当关,
        万夫莫开,
        所守或匪亲,
        化为狼与豺。
        朝避猛虎,
        夕避长蛇,
        磨牙吮血,
        杀人如麻,
        锦城虽云乐,
        不如早还家。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侧身西望长咨嗟!
               ——李白《蜀道难》
这首诗,前三句是起,起得很陡。从“蚕丛及鱼凫”到“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是推进一层,承,说明虽有栈道,但蜀道仍不失为天险。崖峭、关险、鸟飞不过,猿攀不上,这是用夸张的手法来反复申唱蜀道难。然后提出疑问,“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这就转出一层意思,并为来者躭心又铺开去,这种铺开可以认为是承的片断穿插,最后归到“不如早还家”。并引出“侧身西望长咨嗟”作结。李白的诗纵横恣肆,不大好把握。象这样的长诗是难于进行分析的,然而,它没有离开起承转合的旋律,如果《蜀道难》这样的诗篇也离不开起承转合过程的话,那么,其余的七言古诗也就不言而喻了。
    现进一步往上,看汉魏六朝的诗篇又如何。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
        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
        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
        欲辩己忘言。
           ——陶渊明《饮酒》其一
    大家都知道,唐代以前的诗,格律还没形成,至于陶渊明的诗,大多是以纯朴自然取胜的,所以,不能统一的用一把尺子去衡量,但从宏观上去认识,仍然能够理出它的脉络。这首《饮酒》诗,以“结庐在人境”起,起得很峭,以“无车马喧”承接,就显得紧凑自然,“问君何能尔”是转,“心远地自偏”是合。前四句自成一个段落,自有起承转合。从“采菊东篱下”到“飞鸟相与还”是对“心地自偏”的承接,这四句是宕开去写景,通过写景而抒情,其作用略似律诗中的颔、颈二联,与主题关系不是十分密切,但为诗篇增添了色彩。这四句写景诗句,可以认为是承的片断穿插。最后两句,“此中有真意”是转,也是全诗的转,“欲辩己忘言”是合。作后这两句转合,转是别开生面的转,合是淡而永隽的合,粗看组织松散,细读才发现其真缔,可见,读诗不能光凭直观感受,还须通过揣摩、体会和想象,方能明之。
    以下看汉乐府诗一首:
        青青河畔草,
        绵绵思远道。
        远道不可思,
        宿昔梦见之。
        梦见在我旁,
        忽觉在他乡。
        他乡各异县,
        展转不可见。
        枯桑知灭风,
        海水知天寒。
        入门各自媚,
        谁肯相为言。
    
        客从远方来,
        遗我双鲤鱼。
        呼儿烹鲤鱼,
        中有尺素书。
        场跪读素书,
        书中竟何如?
        上言加餐食,
        下言长相思。
           ——乐府诗《饮马长城窟行》
这是一首古代妇女,怀念久役不归的丈夫的诗作,写得缠绵悽婉,感情动人。开篇“青青河畔草”是兴起,从“绵绵思远道”到“中有尺素书”这中间的一大节,都是承,承的部分很长,用顶针手法叙述思念、梦境及得书的情况,使用提问式“书中竟何如”作转折,最后以信中言辞“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思”作结,并以之答复思妇的怀念,这种结法,更加深切动人。
    以上两诗,选作汉魏六朝诗的代表,例子不举了。至于先秦的诗,两大系统,《诗经》和《楚辞》。《诗经》中的篇章,多数是四言,每章几乎都是四句,由几章构成一篇。诗歌的起承转合是在每章中,每一章四句,起承转合清楚明白,如《关雎》《卷耳》《桃夭》等。这些诗篇的结构大同小异,这样的诗篇,还很多。至于《大雅》、《小雅》以叙事为主的诗,也是若干章构成一篇,章与章之间,也有起、结的照应,但不如每一章的起承转合那么明显完整。《楚辞》的样式要比《诗经》多得多,许多篇章自成起承转合,如《九歌》中的各章就是这样。当然不能以偏概全,《离骚》、《天问》等就不受约束,这种独特的形式,必须专文论述,就不涉及了。
以上谈了诗,下面,简单对词说明一下。词是为乐曲而填写的歌词,是从五、七言绝句发展变化而来的,形势比较多样,简单化地用起承转合去套它,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但它们也没有离开起承转合这一规律。词一般分上、下两片,一写事,一抒情,有的是各片自成起承转合,有的是两片共成起承转合,其格局不统一。至于长调,形制与律诗或排律相似,起承转合较为明显,以后,演变为套数、杂剧、传奇,布局就更加大了,起承转合则在更大的范围内运转,因为它们超出本题讨论范围,便不再讨论了。
    至于新诗,虽有六十多年的历史,但还没有定型,当然,不是说新诗不具备起承转合,而是对于一种新生事物,新诗作者还在不断努力创新的情况下,则不便急急忙忙为它找规律,因此,不予论述。
为起承转合规律辩护

    古往今来,大至发现、发明、创造,小至一个见解、一个观点、主张,常常是有人提出,就有人反对,对起承转合持反对态度的,清代至少有两人:一是王德奎,另一位是何焯。王德奎的《柳南随笔》,在批评冯舒批《才调集》“斤斤于起承转合之法”时,引何焯的话:“若着四字在胸中,便看不得大历以前诗。”但是,本文所举的例子,都是大历以前的诗,这又怎么说呢?而范椁在《诗法》中说:“作诗有四法:起要平直,承要舂容,转要变化,合要渊永。”本人对范椁的观点基本上是持赞同态度的,前两位学者的见解并不见得十分中肯。因此,我们不应以一、二人持非议,而动摇自己的见解,而不敢实事求是地坚持真理。当然,法则,规律,是从客观事物中抽绎出来,又反过来对客观事物起指导作用的一种哲学概念,真理是经得起实践的检验和时间的考验的,起承转合规律经受了实践和时间的考验,因此我们认识事物,不应被局部的和一时的现象所迷惑。总之,真理是客观存在,起承转合规律也是客观存在,我们应当努力去认识、领会、从而掌握它,运用它为人民服务。
    诗歌是艺术,不可能千篇一律,这有如人的面孔一样,千人千面,各不相同,但我们不应该抓住一点,忘记了它的共同点:人虽各有其面,但五官七窍却是人人不可缺少的。法国大文学家福楼拜尔有句名言“世上没有两粒相同的沙”,这是指事物个性的一方面,然而沙就是沙,沙有自己的共性,有其总的规律和特点,沙绝不会是小麦或谷粒。由此可言,诗虽然千变万化,但万变不离其宗,起承转合是诗歌的共性,是客观世界所含有的规律,是事物的本质特征之一,诗歌体现的起承转合现象,也正是客观事物在诗人头脑中反映的产物之一,这就是我的起承转合观。                                
                                          一九八八年四月十四日   于贵阳



巫朗江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2-06-05
才女也。
巫山文坛-------宣传巫氏、振兴中华。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2-06-07
回 巫连冰 的帖子
巫连冰:才女也。 (2012-06-05 22:13)  img: images/back.gif

谢谢连冰的回帖。
巫朗江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2-06-11
  诗歌是艺术,不可能千篇一律,这有如人的面孔一样,千人千面,各不相同,但我们不应该抓住一点,忘记了它的共同点:人虽各有其面,但五官七窍却是人人不可缺少的。法国大文学家福楼拜尔有句名言“世上没有两粒相同的沙”,这是指事物个性的一方面,然而沙就是沙,沙有自己的共性,有其总的规律和特点,沙绝不会是小麦或谷粒。由此可言,诗虽然千变万化,但万变不离其宗,起承转合是诗歌的共性,是客观世界所含有的规律,是事物的本质特征之一,诗歌体现的起承转合现象,也正是客观事物在诗人头脑中反映的产物之一,这就是我的起承转合观。——本文转摘自“巫族人论坛”,更多相关巫族人资讯请登录:http://www.wuzuren.com
精妙的论述,欣赏。
. 宽喜心常在。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