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410阅读
  • 51回复

商朝巫咸、巫贤双相墓祠资料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5-01-01
— 本帖被 巫连冰 设置为精华(2015-01-01) —
    本人奉命四川联谊会总长巫玉萍之托,把他们2014年10月下旬由海内外巫氏总长巫连山、巫玉萍、巫汉标等等老宗亲带队组团,到中原等地寻根祭祖团活动的相关文献(包括前几天呈上的照片),呈现加载到“巫族人”论坛网站上,以供我全球巫族宗亲朋友们相互学习和探讨。在此我们再次向不远千里、不辞辛劳的寻根问祖团的老宗亲们的举动致以崇高的敬礼!
    以下是山西夏县相关文物部门寄给玉萍宗亲我代为上传的一些资料(插图是他们夏县之旅的照片)

                              巫咸巫賢墓記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5-01-01
                                     巫咸巫賢墓記
【簡介】
時代:明宏治五年(1492)姜洪撰文

2007年于北山底村彌到其碑殘斷一塊,系碑身上部左上角之一小斷塊,碑文與縣志所載相符,故確認爲一碑。該碑殘斷觀察系圓首立式。周邊設裝飾框,四角刻雲圖飾,其它邊框刻花卉圖,碑首中部篆文,兩邊各刻花卉圖飾。
“巫”是擔任上天和下界媒介職責的人,《呂氏春秋》:“巫彭作醫,巫咸作筮”。相傳黃帝出戰時請巫咸作筮。據《尚書》記載:巫咸是商太戊帝時一位賢臣,其子巫賢,在太戊帝之孫祖乙時任宰相,也有賢臣之譽。傳說巫咸是鼓的發明者,是用筮占卜的創始人,也有傳說他測定過恒星,是個占星家,被視爲中國最早的天文學家。巫咸、巫賢去世後,殡葬于縣域條山前麓的“鳳凰山”下,後人以名人安葬之所,更山名爲“巫咸山”,將南側流淌的溝水命名爲“巫咸河”。曆史上墓地保存有塚堆,石象生,碑刻及茂密的翠柏和周垣,旁側還建有“父子商相祠”,保留有衆多曆代文人頌揚的詩文碑碣,成爲縣邑一大名勝。日寇侵華期間,部分建筑被毁,墓祠内数围粗的古柏也遭砍伐。殘留的遺迹于上世紀六十年代破四舊運動中徹底毀却。之后,村民將舊址墾爲耕地,如今,地头堰边仍有砖瓦等建筑构件残存。
《夏縣志•古蹟》載:商巫咸、巫賢墓“在縣東五里瑤台山下,明知縣姜洪缭以周垣。墓側有老柏若幹株,大皆數十圍。”
姜洪,字希范,成化十四年进士,除卢氏知县,征拜御史。孝宗即位,陈时政八事,他之所陈,多斥近幸,疏词几万言,帝嘉纳之,为所斥者憾不置。弘治六年,出按湖广,与都漕都御史秦纮争文移,被劾。所司白洪无罪,刘吉欲中之,再下礼部会议,遂贬夏县知县。千桂林知府,擢云南参政,历山东左参政。正德二年迁山西布政使,起山东左布政使。七年以右副都御史巡抚山西,未满岁卒。洪性廉直,身后丧不能举。天启初,追谥庄介。
《夏縣志》載:商巫咸、巫賢墓,在縣東五里瑤台山下,明知縣姜洪缭以周垣。按《壹統志》,蘇州府東門外三里有巫咸墓。《史記正義》巫咸及子賢塚皆在蘇州常熟縣西海隅山。姜洪曾有文辨其誤。
碑舊存瑤台山下巫公墳祠,毀于上世紀七十年代,碑文抄錄于《夏縣志》

[碑文]
重修巫相墓記             姜洪  撰文
國家著令,凡先朝聖賢祠墓圮廢者令有司修葺,給近民一戶復其役供守護灑掃。洪與丞二三小臣辱守茲土,夙夜祗慎奉若成憲,首訪先賢生其地有商賢相巫咸、巫賢墓,年遠爲民所侵,環堵僅一廟,榛莽蒙密,荒廢甚弗稱,欲加修葺。按《通鑒綱目集覽》又謂:巫咸本吳人,冢在常熟西海隅山上,其子賢亦在焉。則二處所葬可疑,乃詢諸故老及鄉之賢士大夫,皆曰:以理及時論,巫氏父子恐非吳人,或集覽有誤耳。若以集覽之說爲正,竊觀其中間記載山川人物出處亦多可疑。如唐陽城《韓昌黎文集》中載其北平人,隱居中條山柳谷,集覽謂柳谷口在張掖郡,今按張掖在涼州之城,唐德宗時皆沒入吐蕃,恐非城所隱處。又如秦王世民與秦主舉戰於高墌,在今大都路霸州保定縣,今按薜舉據隴右,唐帝關中所爭高墌當在秦隴之間,若保定則在燕南,時爲窦建德所據,相去甚遠,凡此類者皆莫可知。竊恐以巫氏爲吳人,其誣亦類此,況邑民至今號其里曰“商相”,山曰“巫咸”,谷曰“巫谷”,又曆代增加修葺,宋崇甯間因禱雨有感,邑人以聞,诏錫侯爵,墓前石獸尚存,國朝洪武初有斷碑可證,則巫氏爲夏邑人者有足證無疑也。於是谕民返其侵地,剪薙榛莽,植以松柏,垣墉旁周,置民守護。又別立廟在學宮左,與宋司馬光、唐陽城同祀焉。於戲,洪才學不力罔有聞知,故不敢妄有臆度,輕肆矯誕以議古人之事,亦不敢怠廢厥職,棄蔑先賢以遺邦家之羞。姑記修葺歲月,以竢後之博雅君子載考焉。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5-01-01
                               巫 公 祠 記
【簡介】
時代:明洪武八年(1375年),張孟撰文。

據方志記載;巫相父子祠,祠商相巫咸,巫賢,在縣東瑤台山下咸、賢墳墓之旁,曆經修葺,規模頗爲壯觀。今毀無存。
《夏縣志》載:巫相父子祠,在瑤台山下,明洪武八年(1375)知縣闫育建,成化十三年(1477)知縣楊通重修,弘治四年(1491)知縣姜洪重修,嘉靖四十四年(1565)知縣李溥重修,康熙四十六年(1707)邑令蔣起龍重修,瞻墳地壹頃四十七畝,給道士焚香備祭。乾隆三十九年(1774)邑人重修。

昭潤侯廟:在東門外,即巫相祠,宋崇甯間禱雨有應,诏封昭潤侯,康熙四十五年知縣蔣起龍重修。道光十年(1830)補修,同治七年(1868)知縣陳世倫重修,後令林本象告成。
撰文人张孟,夏县人。《夏县志·选举》载:清嘉庆18年(1813)癸酉科举人,任临汾县教谕,品诣端方,桑梓奏为师范。
碑舊存于瑤台山下的巫公祠內,今秩,碑文抄錄于《夏縣志》。

【碑文】
巫公祠記                        張孟
惟書曰:在大戊時巫咸乂王家,又曰:在祖乙時則有若巫賢,巫賢巫咸子也。則巫咸父子世爲商輔相矣,而巫咸尤見諸子百氏書。夏邑有山曰“巫咸頂”。志以巫咸隱於是爲名,頂故有巫咸祠,惟遺甓焉,而莫知其所始。山麓有廟尋廢,蓋宋崇甯間邑大旱,禱巫咸而雨,請於國賜封王號見斷刻云。洪武八年冬,縣令闫育等即其頂作新祠,而以巫賢侑。惟巫咸古賢臣也,生而爲治,功在王室,沒而爲神,澤及後世,矧能出雲爲風雨,而民以望歲者望之,其可謂靈也矣。是宜食享其土不誣,乃爲作迎享送神詩,使敬祀之,而以記其成焉。詩曰:巫山兮巉巉,神隱兮中岩,神去兮千古,盍卷兮我土,神化兮爲雨,風雲兮上下,籲我民兮匪神何,怙山雲兮浮浮,神宅兮山之幽,神降兮我留,于薦兮我羞,我享兮以雩,匪鍾鼓兮爲娛籲,願與民兮不渝,神享兮何之,風雨兮其馳,神我兮不違,我望兮以思籲,樂年歲兮惟神自茲。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5-01-01
                          重修天聖宮正殿記
【簡介】
時代:清康熙二十八年三月(1689),蔡珍撰文,毛翊書篆。
碑圓首立式。碑首中部刻篆書“重修正殿碑記”兩側刻蓮花、牡丹圖案寓意吉祥富貴,碑身兩邊側裝飾框刻卷草紋,此碑上世紀一度被做爲過門石砌置于門洞下,受人爲踩踏,碑面多處損傷,且留下兩個人爲鑿刻的門軸孔,碑身下部殘損。碑文行楷,11行,現存足行40字,碑文書法柔中見剛、俊鍵有力。碑殘高143、寬61厘米。
《夏縣志•人物卷》載:毛翊,號石菴,運庠增生,古雅絕俗,書法自成一家,圖篆上追秦漢,善墨畫。
《夏縣志•人物卷》載:蔡珍,字百朋,舉辛酉(康熙二十年)鄉薦,性孝友品端學邃,除高平教谕,未任卒,祀鄉賢。
碑原存天聖宮內,上世紀被村民古爲今用于北山底村,2007年,縣文物部門遷存于瑤台山文管所以保護之。

【碑文】
重修天聖宮正殿記
辛酉科鄉進士蔡珍百朋撰文
運庠增廣生員毛翊雲翀書篆
夏之有瑤台也,自有夏而已然也,瑤山之□天聖宮也,□□考無所由昉也。天聖宮之有燈油會則自明……始倡之者道人和真結會七十餘人各出□財以供長燈煙火之余,營息數十年得金數百兩,燈之所費……所積日累,會中有識者慮及之,謂不經管則廢神事,磊算則人將不堪,不如以神之錢成神之功,動支……宇神人兩有利焉,故其始也於天□靈官四祠則修之,其繼也於大門對庭則修之,各有碑記,至康熙二……頂上三清大殿則又修之,予前爲文以誌其事,會中每歲於重三重九節□醮完燈清算神錢,康熙二十……善士蘇克仕、樊廣、周之炳、柴佑興、裴成等因醮事與衆議曰:□祠□俱已重新,而二聖大殿剝落頹舊,……其本可乎。衆皆曰:諾。遂鸠工庇材,撤其舊而易之以新,□飛鳥革,建瓴樹甍,丹楹刻桷,畫棟雕梁,朱彩……煌巍然煥然一大觀矣。正殿左右復建關聖、二郎兩祠,興作於康熙二十五年三月,落成□□□二十……金二百七十七兩有奇。事竣求予爲記。予竊□□舉較前費爲侈,較前功爲大,不可令其□□□不傳……踵事增修皆成善果,予甚嘉其意,固取其事之顛未而誌之,以垂不朽,以勵將來云爾。
峕康熙二十八年三月中浣之吉
燈油一會:張大倫,賈付興,樊爌,王運興,毛炯,闫榛,蔡彥,王禮,師流芳,馮國祯,李九錫,王從周,趙之英,解铨,尉經邦,賈丕顯,王天錫,謝桢,樊大興,王永慶,李枋,柴佑興,張鵬程,王日盛,賈丕緒,陳順,趙傳芳,高漸,高名揚,趙學鼎,蘇貞,付聖谕,周召南,李□,□□□,周廷榮,周之丙,李登宅,王心俊,崔際公,王有義,趙丕顯(以下三十二花名未錄)
在會首事:裴成,周之炳,樊六,蘇克仕,蘇性貴,柴佑興,闫榛,李自貴,王河玑,周弘量,蔡彥,王自義,裴光興,王愷
住持道人:車靜铉,徒溫真鵬,李常興,徒劉守義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5-01-01
                         禁鬻巫公墳柏樹記
【簡介】
時代:清同治七年(1868
碑圓首立式,碑首中部刻楷書(因碑殘毀不明),其兩邊各刻一雲龍吸珠圖,碑身周邊設裝飾框,刻幾何萬字拐圖,該碑舊存瑤台山巫公墳祠,上世紀被當地村民遷徒利用,將碑從中豎斷爲二置于門道間,現尋彌到其中三殘斷,分別存于瑤台山文管所和北山底村。該碑是縣令禁止以典賣古柏作爲維修巫公墳祠的不良企圖,告知合縣民衆遵守莫違的政府行爲告示書。是古代保護古樹文物的地方法規,碑文正書,足行48字,行數不詳。
碑身高159厘米,寬度不祥。
《夏縣志•宦績篇》載:陳世綸:直隸清縣撥貢,同治間知夏縣,聽訟嚴明,治事奮迅,修白沙河堤、昭潤侯祠,累修青台,邑人於青台上立四公祠,世綸其壹也。六年(1867)冬,發逆至曲沃,將犯夏縣,乃督同紳士制造軍器,練團勇晝夜巡城,又派紳率勇各路巡輯,執奸細殺之,賊知有備,繞垣曲逸去,恐賊複返,浚池極深,潤民皆樂從,後遷绛州,士民立德政碑。

【碑文】
禁鬻巫公墳柏樹記
歲在圍單阏之年,余自榮河□□,夏縣爲夏后建都故地,入其境山光香,林影蔥蘢,想其間又有名賢古跡流傳千百載者在焉。明年春行耕耩禮,有庠生邢某等以修巫公祠,請鬻巫公墳柏爲鸠工集材之資,余未悉顛末,不能辄允所請,然寸衷不以爲可也。禮成後,正回署間,見蒼翠淩霄,碧雲擁拂,外缭以牆,牆以內有有軒,規模頗宏敞,詢系何地,邢生等指爲巫公墳,請鬻之柏即在是,余下肩輿,該生等前導余謁巫公墓。瞻仰墓前後左右,柏老杆紛披蔚然深秀,大皆數十圍,而蒼尋之色欲沾人衣袂,猗與茂矣,美矣,是千百載日精月華膏雨甘露之所滋養也,是千百載鬼神真宰之所呵護也,是商相父子千百載精靈之□□□也,是地方人文司馬溫國公柳子厚先生之所由種也,邑之風脉聚會,與瑤峰之柏互相掩映,而□□□□□□□□□□□□□□□□□□且何如之於□□□□□□□斧廳可……雖非巫相所植,歲中□□社人具牲□□□盛潔酒配……可深長思矣。考前邑人禱雨巫祠,大沛甘霖,宋代奏封潤侯,亦有功於民……以對邑人士,即官此土者,知而不究,似亦無以對保乂王家之輔相邑人士亦……土者,亦豈能任其鬻不加以懲創,爲此柏作護法者,茲與該生等約,自今以往巫墳之……護之物廢於一旦,如有私相商賣,准邑人士指名控究,從重治以應得之罪,買此柏者……此議,加意保衛此柏是余所深望也,立碑存案,以垂久遠,是爲記。
……同治七年日纒實枕之次
同知銜知夏縣事,永安陳世綸煥之氏志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5-01-01
                         禁砍山林告示碑
【簡介】
時代:清同治七年(1868
此碑身圓首立式。碑首額中部刻楷書“永禁”,兩邊各刻壹雲龍拱衛圖。碑身周邊設裝飾框,刻卷雲紋圖。碑文楷書,7行,足行20字,碑高160、寬64、厚12厘米。
該碑系清同治間夏縣縣令陳世倫制定的保護瑤台山環境的強制性地方法規,同時期所立的“禁鬻巫公墳柏樹記”碑刻同爲陳縣令所立,此種政府形爲,對古文化遺産和自然環境的保護,起到了決定性作用。
上世紀該碑被砌置于瑤台山下“夏泗道路”的過水渠上,2007年拓寬公路工程中縣文物部門發掘出土,豎立于瑤台山文管所

【碑文】
欽加同知銜特調夏縣正堂陳   示:照得瑤台秀聳,衆柏蔥嚨,爲壹縣風脈所關。近聞有偷砍盜賣柏樹,攻鑿山腳,築渠便己情事,甚屬可惡。爲此特示附近居民暨廟內住持人等知悉,此後瑤台柏樹如有偷砍盜賣暨鑿山等情,一經本縣查出,或經邑人指名控告,將本人從重治罪,即住持亦決不寬貸,特禁,特示。
夏縣阖邑紳民隨同立石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5-01-01
                        天聖宮記
【簡介】
時代:明萬曆間,馬化龍撰文,司馬晰篆額,劉登相書丹。
因碑殘時間不明,但碑文後有知縣高奎的記載,考之高奎任夏縣知縣在明萬曆十七—二十年間,故碑刻時間可確定在此時期。
碑上部殘,碑身遭人爲磨損,上世紀砌置于白沙河泄洪渠上,20076月修路工程中縣文物部門掘出保護之。碑文楷書,16行,足行58字。碑高139、寬70厘米。
撰文者馬化龍,夏縣人,字興前;一字子鯉,以舉人授陝西延安府通判,管理延綏中路糧饷,起複通判河間府,管理河道鹽捕事,多有循績,爲人誠謹,好學能詩,鄉人稱爲古君子雲,著有《聞雲齋集》。
篆額者司馬晰,夏縣人,司馬光第十七世孫,明隆慶間隨叔父司馬祉自浙之山陰返夏縣守護祖墳,永居夏縣,至今夏邑之司馬氏族仍尊其爲司馬氏始祖。
書丹者劉登相,夏縣人,明萬曆十六年(1588)舉人,後中進士,任四川興文縣知縣。
碑存瑤台山文管所

【碑文】
……王記
……進士風巢馬化龍光前甫撰記
……七世孫解元雲鶴司馬晰宗晦甫篆額
……進士斗垣劉登相君庸甫書丹
……關最钜物若輕所擊甚重者,恒人所忽崇識之,君子所必注念而加意者也。吾夏城東五里許,孤峰峭拔,蒼翠摩空,俗呼瑤台山者,即漢書注所稱咸……山蓋以有商碩輔巫公父子之墓在其山麓名之也。墓左有祠,創自前代,祠旁道觀,顔曰“天聖”,中棲黃冠士,蓋爲祠墓焚修香火。設陸田若幹,山莊若幹,……者服食所從□也。□隆而上,羽流住持者,皆耕食鑿飲,逍遙自適,而朝燈夕火,暮鼓晨锺,靡有廢事,予髫年猶及見之。比歲來人心不古,里婿暴橫者,妒……漁居民無良者,怙已奸強,而辄施輘轹,羽流不堪其侮,有徙者,有遁者,有歸俗者,有自缢盡者,以故墳祠守者蕩然一空,而其土田爲人所侵攘,竊據者……一朋侪登眺於此,祗見蒼煙斷霭,黃葉淒風,榛莽蕭條,亭台落寞,殊與前時景物□壤不俟。幸值我
……月威行,惠敷教化,旁洽凜凜,風裁首墜,畢舉一旦躬謁祠下咨詢厥由,測然興懷擬爲清複,而齊民樊國賓,郭講,樊國祚輩百十餘人,仰承德意,謀議……孝焚修其中,侯即給賜貼文,俾其典守,且招曩之埔逃者,得王德秋一人,復其業田之被人侵攘竊據者,婿追奪還之,仍戒里書編置甲外,然□居民……里婿暴橫者不復敢誰何矣。自孝輩懼文獻無述久則湮滅,而神君懿舉悶焉,弗彰也,因砻石爲碑,勒田土畝數條段坐落,其傳久遠,以永甘棠之愛……晦氏窗友劉君庸,暨解生三經,楊生清來徵予文,曰:君嘗肆業咸山,稔知宮中故實,盍記諸名,謝不敏,弗獲,乃記之。稽古商有六相,咸能輔君德……其列周公望召公景仰先臣夾輔周室乃舉之,與伊尹,伊陟,臣扈,甘盤並稱,載在壁經,炳若星日,則二公之心術醇粹,德望休隆,熏業□偉,從可□矣。……廟貌謹其焚修,俾宦是土者,一瞻謁間感發興起,作求其保乂之業産,此地者一遊覽間高山仰止,式動其景行之思,其盛典也,不有黃冠廬其側,……田瞻其養則黃冠胡以居此,所關系者□钜且重,胡可令跋扈者肆其侵侮竊據,而有司者坐視不爲之所耶,高侯茲舉真識達治體者,大有所……走勤簿書獵聲□而乏實用者,所可企及萬一矣。□名奎,字映薇,別號聚所,幾輔清苑人,
……前太保大司徒熙齋公之冢嗣也,家學淵源,抱畜宏粹,故□□所當務有如此其他牧民之□疑古□良即更撲未易縷指在今日自有觀風者貢……大手筆者記諸見山之石自可略也。田土詳紀碑陰,故不覼縷是爲記。
……高奎    縣丞洋縣王納言,主簿章丘甯邦正,典史青成戴玉……谕事曆城周璧   訓導陽曲張利用   高平李堯臣
……八月榖旦社衆樊國賓、郭講、樊國祚、郭峻、張純錄、周卯、裴獎、宋汝嘉、樊國祯、段賢、郭喬、張嘉□、□□彜,道士馬自孝、王德秋立
石工裴季夏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5-01-01
                        瑤台山重修天聖宮記
【簡介】
時代:明萬曆間,馬化龍撰文。
《夏縣志•賢才卷》載:馬化龍,字光前,一字子鯉,萬曆丙子(1576年)舉人,授陝西延安府通判,管理延綏中路糧饷,起復通判間府,管理河道鹽捕事,多有循績,爲人誠謹好學能詩,鄉人稱爲古君子雲。
碑舊存瑤台山天聖宮內,今失。碑文抄錄于《夏縣志》

【碑文】
瑤台山重修天聖宮記   邑人馬化龍
夏縣城東五里許,瑤台山麓有商相巫公夫子祠,祠右有天聖宮,萬曆丙戌歲,正殿、獻殿、兩庑、燬於回祿。次年重建,暨諸門庭道院悉加修理,迄今二十餘年。山麓多烈風,瓴甓易至摧殘,丹垩易至敗壞,維那某某等協同住持道士某募緣供費於此,一宮之內凡楹角之朽腐者易新之,瓴甓之破缺者補甃之,丹青金碧之漫患不鮮者整飾之,山門舊止兩楹今增爲六楹,又建左右角門各二楹,越寒暄工始畢,時遇邑大夫旬陽胡侯,莅夏兩載,政通人和,喜钜績告成謂當有記,因徵記於余。余惟先歲重修,並清複田土,余業已兩記之矣,茲復何言。按地志,瑤台山乃商相巫公咸與其子賢所陰居處,因名巫咸山,後因犯公諱,更名瑤薹山,余竊謂此兩說皆似是而非也。嘗考漢書郡國志,所謂安邑者,指縣治之西十五里夏后氏建都故地,今所謂禹王城而言也。注引地道記曰:咸山在南,及考爾雅左高咸邱,蓋凡山之形左高者謂之咸,瑤薹山左高右下故謂之咸,是自有此山即有此咸之名矣。至商時巫公居其下,遂名曰咸,是巫公因山而得名,非先有巫公之名而後有山之名也,世重巫公保乂王家之烈,因重其所居之山,故巫公未生,止謂之咸山,巫公既殁,又謂之巫咸山,因人以爲山之重也。其謂之瑤薹者,按通鑒史略諸書,夏傑爲瓊宮瑤薹,殚民財,酒池可以運舩,按邑乘酒池在禹舊城,予嘗至其地,其鄉之父老猶能指點其處,意今之瑤薹山去禹城僅二十里,即桀之所謂瑤薹,如秦之阿房閣道通骊山之類,其稱名自夏之季,世從來遠矣,其山孤峰峭拔,蒼翠摩空,爲宇內大觀,因桀而得美名山之恥也,後人思雪其恥,故不曰桀之瑤薹,而傳會其說,謂因咸山犯巫公之諱而更名之,殆於山之故,實未之深考矣。夫桀貴爲天子,富有四海之內,加咸山以善名,而後世以爲山之恥,巫公人臣也,非如桀之尊崇富貴,因嘗隱居咸山之下,後世藉公名以爲山之榮是何也,柳柳州不云乎:地雖勝,得人焉。以居之則山若增而高,水若闢而廣,正此類耳。鳴呼,環宇中山川名勝者多矣。未易屈指數。姑自吾夏言之,咸山以巫公重,柳谷以陽亢宗重,涑水以司馬溫國公重,皆傳聞於天下,播揚於後世,是山川之靈秀,鍾而爲聖賢,聖賢之道德,功烈溢而爲山川之光彩,地靈則人傑,人傑則地勝,古語豈欺我哉,吾願生於斯,長於斯,僑寓於斯者,以巫、陽、溫國、諸君子爲矜式,居則有守,達則有爲,生有益於時,死有聞於後,爲山川生色,不爲山川取羞,斯不負爲咸山柳谷涑水間鄉後生也。若瑤台之形勝,天聖之規模,殿閣之宏深,風景之幽雅,襄兩記間嘗言及之,茲皆略而不陳,懼贅也。捐資助役者例當勒之碑陰,茲故不爲縷指云。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5-01-01
                   夏縣重修瑤台山天聖宮記
【簡介】
時代:明萬曆十二年二月(1583),馬化龍撰,司馬晰篆額,郭連城書。
碑原位于瑤台山下天聖宮內,廟院被毀後,上世紀曾被砌置于白沙河泄洪渠上,20076月修路工程中縣文物部門掘出得以保護。碑圓首立式。碑首額中部刻篆文“重修天聖宮記”,兩邊刻飾雲紋,碑身兩邊設裝飾框,刻卷雲紋圖飾。碑文楷書,22行,足行64字。碑高148、寬60 厘米。
《夏縣志》載:天聖宮,在縣東五里瑤台山,商相巫咸、巫賢墳、祠在山麓,宮在巫相祠右,明萬曆丙戌(1586)災,丁亥重修,馬化龍記。知縣胡柟建塔山巅,後地震塔頂頹,知縣蔣起龍補修。
撰文人馬化龍,鄉貢進士,明萬曆間縣邑多通碑刻的撰文皆出其手。
篆額人司馬晰,夏縣人,明萬曆元年解元,曾篆書多通碑刻,名重當時。
書丹人郭連城,鄉貢進士,大同教谕,莊浪衛教授,得父母歡心。
碑存瑤台山文管所

【碑文】
夏縣重修瑤台山天聖宮記
鄉貢進士,邑人馬化龍撰記
溫公十七世孫,癸酉解元,邑人司馬晰篆額
鄉貢進士,邑人郭連城書丹
吾夏城東五里許,蟠踞巍峨者爲中條山,而孤峰聳拔,蒼翠築空於中條之陰者瑤台也。按隋書名“巫咸山”,山之左谷曰“巫谷”,乃商相巫公父子隱居處,後世嫌其直呼公名,因易爲“瑤台山”云。山嶺有祠,久廢不治,山之麓墳墓在焉。墓傍有祠,蓋宋崇甯間邑大旱,禱公得雨,請於朝,錫封“昭潤侯”而建之者也。祠右數十步爲“天聖宮”,其制有殿、有榭、有夾室、有香亭、有樂樓,道院樂樓在山門外,道院在儀門里,香亭四楹在正殿前,虛榭四楹在香亭下,正殿四楹合祀玄武天師,環侍神將十二,左右夾室各兩楹,左祀漢關壯缪侯,右祀山靈地祗,香亭之側左右爲廊各四楹,分列二十□□將,香亭下左右傍殿祀開山祖毛、秦二道真,正殿後高數十仞爲三官殿,殿後□□峻絕徑路盤曲三里許,萬柏叢中石室幽邃者爲雷公洞,又盤轉而上數十步至其巅爲三清殿,憑高俯視,一邑山川俱在目中,乃八景之一,誠吟眺之佳境也。□□□爲遊賞之處,中秋尤盛,缙紳過夏辄登焉。宮之創始,歲月莫稽,重修於洪武時,鄉哲王山房先生撰記,天順時外高祖考南康太守郭公瑨撰記,成化時甘肅行□□□鄉張公振撰記,自後疊有興修,則平遙教谕趙君存業、邑庠生郭君起鳳所記也。萬曆戌寅歲中秋,夜守者弗成,誤墜香爐,焚毀正殿,延及香亭、廊室、碑石,煙消□□□張公撰碑僅存中斷,邑大夫臨漳楊侯捐俸十金以昌衆,邑之士庶感發興起樂有所助,重建正殿四楹,而周圍層以重檐,香亭、兩廊各仍爲四楹,視昔更爲爽□□彷佛舊制左右室,易爲小殿各兩楹,分祀十二支神,而以壯缪山靈附其間,舊陟三官殿由玄武天師廟垣外,今則創啓後門,砻石爲階而直達之。門榭、樂樓並加□□。經始於已卯歲三月既望,落成於庚辰歲三月哉生魄,神首裴應旨、樊銮、周卯、李天佑等同來徵記予,按趙宋之世,凡忠良祠墓多勅建梵宮琳宇,俾缁黃者流□□□祠宇封植其草木。如吳越國王錢氏墳廟,在錢塘者則有表忠觀,在臨安者則有□□□。宋司馬溫國文正公墓,傍則有余慶禅院之類是已。天聖宮在巫相祠□□□蓋亦淨土表忠余慶之例,而非尋常崇奉釋老者比矣,又按紫陽子、朱子有言,宋狀元梅溪王 公與漢諸葛忠武侯、唐杜工部、顔魯公、範文正公迹雖未必皆同□□之光明正大疏暢洞達磊磊落落而不可掩者,實似之梅溪守番及夔,適在葛、杜、顔、範之遺墟,皆新其祠宇,以致歆慕。巫公父子之在夏,即葛、杜、顔、範之在番夔也。楊□修複其守墳琳宇,蓋亦梅溪公歆慕葛、杜、顔、範諸君子而修其祠宇之意,又豈徒崇奉老氏已哉。嗚呼,天聖宮之創建興修用心良可嘉,尚第聞諸先太父希迂公□□先世巫相祠香火甚盛,而觀則寂寥,正德嘉靖以來人心不古,惟禍福祈徼,是尚不思道觀本爲看守墳祠而設,顧乃歲時伏臘□牲潔醴觀祀日隆,而巫公祠廟□□司歲時致祭外,香鼎煙絕,空庭草蔽,充涼冷落。祀事弗修,是巫公父子生爲鎖輔,功在王家,殁爲明神,澤及後世,曾不得食其土而享其報,甚非所以崇先哲厚風化□已可悼矣。奈何,萬曆初年吾省當塗者,移檄郡邑,凡鄉先生合祀鄉賢祠者,其墳祠舊有特祭,悉革罷之,故吾夏先哲如巫公父子,唐谏議大夫陽公,宋太師司馬溫國文正公祠墓,有司歲時之祭今皆廢焉,亦獨何哉,予願社中諸父老而今而後,每遇祭享之期,當割牲一俎,酌醴一卮,先祠巫公而方及道觀,庶不顧影遺形,崇末忘□而失創建興修之本意也,敢附及之以爲典祀者告。楊侯名益,別號有川,邺之臨漳人,籍貫錦衣,世居京邸,嘉靖乙卯領順天鄉薦,宰夏四年,清個剛正有古人風,萬曆庚辰,入  見京師,以不投時好解組歸,至今夏人猶惜而思之。神首張士茂,崔良深,崔廷寶,張甲,蒙楊侯選令經理保管,樊克儉,樊克恭,省祭官曹本□、□繼良、繼科樊繼□蒙官委督修,而克恭之勞績尤著,羽士裴希正,侯玄齡,邢玄元募緣有力,例得附書,捐資助役□則書諸碑陰亦例也。
萬曆十二年歲次甲申二月朔日
知夏縣事東齊之鄒平孫養□立
縣丞趙州白文采  典史華州程元吉
署儒學教谕事,關中韓邑史應奎
訓導崞縣姬一谟
定襄縣張政    仝立
知夏縣事臨漳楊溢施銀拾兩,縣丞袁文翰施銀五丙,主簿崔漳施銀貳兩,典史葛□施銀貳兩。
仝立神首:崔廷保,張甲,樊堯恭,張士茂,崔良深,張邦儀,樊銮,王自修,車□,裴應旨,孟雨,周卯,王自祈,郭竣,周文盛,蔡玠,崔廷相,張大義、宋付士,申恩,蘇武威,裴威,丁務□,郭□,劉興智,裴交,崔倫,李天佑,周加佑,張士登,樊居,崔甲,張東升,張純福,孫□,趙秉異,趙時化,張翠,李登雲,王汝香,蔡良,樊業,趙良弼,裴守嘉,周彥休,張享,張夏,李鳴鳳
南院道士,裴希正,周立□,彭希德,李玄表
北院道士,侯□□,王得□
頂上道士,王希直,徒邢玄□
石工裴廷朝、仝子裴繼□镌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5-01-01
                       景觀楹聯
【簡介】
時代:清
爲縣邑東部瑤台山曆史上山門楹聯,今失無存,是古代頌揚“瑤台望月”這一地域名勝而撰書的楹聯。该楹联为清代賢士楊守献所撰。
舊存夏縣城東瑤台山道觀大门

【楹聯】
月月月明八月月明明分外
山山山秀巫山山秀秀非常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